品牌网
中国品牌网 >> 品牌资讯 >> 品牌人物 >> 70亿元项目无批文 中纪委带走胡润榜富豪黄善年

70亿元项目无批文 中纪委带走胡润榜富豪黄善年

发布时间:2009-11-19

  浙江舟山70亿元金海湾项目未批先建 胡润榜富豪黄善年被查

浙江省造船协会副理事长黄善年(资料图 中国品牌网网配图)

  从上海市出发,沿东海大桥方向坐车2小时,到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洋山深水港驻地,以此为原点,向东南方向仅17海里,即为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长涂岛。长涂岛紧邻沪、甬两大深水港,位居长江、东海之要冲,此地一度被舟山市首富、舟基集团董事长黄善年,看作其实现“大民营船舶制造”雄心的宝地。如今,愿望还在,只不过主人已换。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黄善年已于今年9月21日前后被中纪委“带走”,由于案件尚未进入司法程序,官方亦未披露,直至案发后近两个月,黄氏被拘的真正缘由仍不甚明了。

  11月17日晚,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舟基集团副总裁王德荣,询问黄是否还在主持集团工作,他表示“他(黄善年)有点事情,现在不在”,记者再问:“黄目前在哪里?”王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他们办案的事情。”

  记者再次追问:“你电话联系过黄总吗?”他反问道:“能打吗?”

  接近案情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黄善年被调查,和其掌控的舟基集团旗下金海重工建设违规(原金海湾船业有限公司)有关。

  而一位舟山企业界人士则认为,当初黄氏一举夺得舟山市3100米“50年一遇”的标准海塘建设“亦存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在黄善年被“带走”近一个月后的10月16日,金海重工官方网站刊载了一篇题为《黄善年董事长寄语全司干部,安定团结搞生产,精心打造金海湾》的文章,文中提到:公司执行董事长、党委书记、总裁李国锋带着全司员工的挂念,专程“看望”了董事长黄善年。文章后面同时刊载了一张黄李二人的合影,照片中黄一脸平静,和平常并无二致。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黄被控两个月,“问题”根源仍未理清,其本人仍无自由可言。至此,黄氏船舶王国梦已然瓦解。

  上海发迹

  从出身贫寒,到身家80亿(据胡润百富榜2009数字),黄善年的财富之路,正契合了市场经济初期时,中国“先富起来”的一批人的通常轨迹。

  据舟山当地熟悉黄善年的人介绍,黄善年为舟山市普陀区六横镇人,1962年出生,“20年前,和大多数舟山农村人一样都很穷。”

  资料显示,黄善年13岁从事篾匠的工作,31岁时成立舟山市基建工程公司,对于中间空当了20年的生活,一些和黄有业务往来的企业界人士亦不得而知。

  “他是靠打桩生意发家的。”一舟山企业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说法和外界对黄的描述一致。

  据其介绍,1993年,黄善年成立了舟山基础工程公司,同年,该公司进入上海市场,彼时正值浦东开发初期,类似舟山基础工程公司等性质的小公司(提供建筑打桩服务)获得大量商业机会,黄由此也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2001年,完成原始积累后,黄善年组建了上海基建集团有限公司,并开始转向产业上游,从事房地产基础建设开发。业界传言,至舟基集团2005年全面撤出上海前,总资产达到100余亿元。

  黄善年在上海曾买进不少地块,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得知,在上海地区,楼盘发展商还显示原舟基集团以及原舟基集团旗下项目公司名字的,包括黄埔国际(海洲丽园)、海洲国际华园。另外还有海洲宜园项目以及上海南汇海洲桃花源项目,但上述信息并未得到舟基集团的确认。

  2005年,黄几乎清空上海的地产项目,转道家乡舟山,选择了另一个主题—民企造船。

  黄氏所为被当地政府视为造福家乡,而在上述企业人士看来,黄善年的选择更像是顺手推舟之举。

  2005年,因国务院相继出台的“国八条”、“七部委意见”,地产业进入寒冬,与此相对应,全球航运持续繁荣,“浙江希望有自己的大型船舶制造基地,黄刚好遇上了。”

  70亿元大项目无批文

  黄善年虽为舟山市首富,但在大多数舟山人看来,黄的知名度并不高。事实上,黄善年的交际圈更多集中于“上层人士”。熟悉黄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这恰是推动舟基集团旗下大型船舶制造、港口运输成长的重要推力。

  知情人士透露,舟基集团旗下核心产业金海重工,并未通过国家发改委的审批。

  2005年,黄善年由上海转道家乡舟山,投资数十亿组建舟山金海湾船业有限公司(下称金海湾船业),主营港口、船坞、船舶修造、海涂围垦、建材销售以及土地开发,据当初预定方案,金海湾造船基地将建设数座超过10万吨级的船坞,

  而按照相关规定,民营造船企业造船能力超过10万吨,必须上报至国家发改委审批,但金海湾项目并未获批,就在2005年强行开建,两年后正式点火生产。

  对于黄善年为何敢置发改委于不顾强行开工,外界难以得知,同样无法得知的是,金海湾开工建设两年时间,竟毫无阻力。“金海湾现在似乎已经被默认为合法。”一知情人士说道。

  9月17日,记者致电舟山市发改委主任夏文忠,被问及金海湾项目时,立即以“不清楚”为由挂断电话。事实上,金海湾项目还被浙江省定位为“引领浙江省经济结构调整,发展装备制造业的关键性项目”。

  据金海重工官网介绍,到2007年,公司累积投资资产达70亿元,已建厂房面积为70余万平方米,码头2800余米,海岸线达11000米,公司同时拥有船坞6座,船坞总容量163万吨,其中最大一座为50万吨级。公司具备制造国内外各类大中型集装箱船、LNG船、LPG船、滚装船、浮式储油轮、成品油轮、原油轮、散货轮、客船、特种工作船等不同类型船舶的条件和能力。

  无奈黄善年时运不济,金海湾项目投产不到一年,金融危机爆发,物流贸易急剧萎缩,而新的造船订单几乎为零。仅仅1年间,该项目就遭困境。

  此外,黄善年还参与了舟山当地的围海造地、港口航道建设以及3100米“50年一遇”的标准海塘建设。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得知,海塘建设资金主要为当地财政拨款及公务员筹集。“其中公务员出资是强制性的。”一当地人士说。

  时代周报记者还发现,舟基集团旗下房地产公司舟基新体置业有限公司,还投资建设了舟山市临城体育中心体育馆以及舟山市人才公寓,另外,住宅地产项目“邦泰城”、“新城时代”、和“未来城”也都有舟基的身影。

  大新华物流接盘

  持续的资本困境,逼迫黄善年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为金海湾寻找到一条出路,上述提及的舟山企业人士向记者证实:“金海湾实际上一直都在亏损,不过现在有了几条船,稍微好了些。”

  但金海湾船舶的亏损,并没有成为其进入资本市场的障碍,2008年11月,舟基集团受让上市公司汇通股份(SH 00415)大股东福鼎担保3000万股,2009年7月6日,舟基集团再次买入汇通集团(7.98,-0.09,-1.12%)300万股,从而以占汇通股份总股本的10.99%,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前的4月23日,舟基集团已派钟志军、贺红春进驻汇通董事会,分别担任董事长、财务总监职务。

  就在金海湾船业将借汇通股份完成借壳上市之际,孰料十天后,金海湾船业出人意料地投向大新华物流的怀抱。

  7月15日,在浙江省政府和海航集团战略合作框架签字仪式上,舟基集团和海航集团达成协议,海航集团旗下大新华物流以订单(30条散货船)加现金(32亿元)的方式重组金海湾船业和同基船业(同基船业为金海湾船业三厂之一),入股金海湾50%股份,入股同基船业51%股份,同时大新华物流单方面和安信证券签订“金海湾上市”的协议。

  黄善年为何甘愿“委身”大新华物流旗下?他在极短时间作出上述决定,让外界颇感惊讶。

  王德荣否认了“双方合作是政府一手撮合”的猜测,但王同时表示,他没有参加谈判,具体细节并不了解。

  舟基集团与大新华物流签订合作协议,为何是在浙江省政府与海航集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签字仪式当中签订,其间悬疑,外界无从得知。

  大新华物流负责公关事务的罗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只是刚好碰上,并无特别理由”,记者询问谈判何时启动,他表示:“这是高层内部的事情,并不知情。”

  随后记者联系海航集团品牌管理处一耿姓人士,在得知记者采访问题后,表示需请示上级领导再作回复。

  事实上,大新华物流的入主,标志着黄善年已经失去了对舟基集团的控制权,一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金海湾船业投资巨大,一旦倒下影响深远,这让各方都不允许它倒下。”

  2009年8月18日,金海湾船业董事会作出决议,“舟山金海湾船业有限公司”更名为“金海重工有限公司”,黄善年依旧被选举为金海重工董事长,同时选举原副董事长李国锋为执行董事长职务。

  黄氏被查,目前仍难以追踪其背后的真实缘由,而中纪委以空降的方式介入,也让此事件显得非同一般。

上一篇:王永:央视广告招标爆棚的背后是信心还是恐慌?

下一篇:陈晓:国美精细化之旅刚迈出第一步